文学情缘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雪月光

坛岵舵主  2017-1-9 16:17

雪月光

2016年圣诞节至2017年元旦,于郑州西流湖

风卷云集的天幕欲坠

刀割般的凛冽中

抖筛箩面也似纷纷扬扬……

在业已习惯了扬尘漫霾的当下

唯有这丝丝入扣染白的洁润

带给人们惊喜与欣慰!

继而“沙沙……”作响

像是昊冥中溃泄的盐粉;

继而“簌簌……”呓吟

宛如弥天厮杀的天鹅绒飘落

西北风低吼疾驰

加剧了天网破裂

越发的周天浑彻、漫舞人寰。

还好,我没有迷失在归家的途中

安然入室:沉迷于荧屏前

困顿于无序的梦乡……

直至翌日晚餐后

挑窗帘重见对面楼厦里溢光清澈

更喜望那远山近野皑茫莹波

仰首发现椭圆镜月完全跳出了东边地平线

于是整装决定外出画中游——

信步于雪夜中

拆迁殆尽的乡间   无辙无迹

何况凋敝的阡陌?

索然离居

就为躲开喧嚣与繁杂

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

无须踯躅彷徨

纵然城建正渐迷失烙印在心底的路

月光皎洁,映衬着

消棱的埂壑   臃肿的枝杈

以及随行的身影

都在寒光于跃的荧幕上

呈现各自的水墨影像

却总觉得太过渺小与单调

偶遇一片废墟中的残垣断壁

陡然唤起灵魂深处的凄惶:

家  国   天下,于人心

一成不变,并非尊重历史和祖先

野蛮生长,亦非解放天性和自由

被动拆迁肯定比战争摧毁文明

亟待安置的焦虑

总要胜过颠沛流离的冶炼

触景生情下的踏雪声

堪比寒光中于跃的物影

抽象得扭曲 残缺

一阵阵老鼠的“唧唧……”声

一波波老猫的“喵喵……”声

随后又几声犬吠

惊起一对野雉鸡掠空化过两个抛物线

唤醒我的意识:

眼前偌大的废墟  一片狼藉

突兀的地形  模糊的路径

以及保存完整的土地庙

验证了记忆中的故村故宅方位

垂帛如练的月光

泛映锝雪野越发晶莹闪烁……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