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情缘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等你

风吹过  2017-2-23 15:36

文/白日未央
曾经青春年少时,曾有一个人护我安好,如今已散落人海。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条陌生的街,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大把大把坠落的枫树叶,才想起那些年你曾赠予我的温暖。
高中一年级的下班学期,我面临文理分科。由于对物理、数学,初中没有打好基础。我毅然决然地和一起的伙伴选择了文科。那天晚上,坐在亮着吊灯的教室里,外面却是一片漆黑。听着班主任说着,分科后的课程就轻了,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等等。我由于去宿舍整理东西回来得晚,只好坐在教室的最后听着老师的教导。
后面的黑板上还有上个班级留下的痕迹,大都是和离别相关。我往后撇了一眼,却看到在我身后的一个男生。他把头埋在桌子上,好像是在睡觉。
直到老师讲完下课后,他从我身后窜出去,像一阵风。而我只看到他单薄的背影,那个略显宽大的白T恤。
第二天开始调座位。他竟然坐在我前面。那时候,我并未一心向学,偶尔会在课堂上,面对枯燥的政治课,而在大家都扯着嗓子背书的时候,我躲在高高的书本后面唱歌。一首又一首的,伴随着大家的背书声起落。
直到有天,在我上课又唱起歌时,前座的他从身后递过来一张纸条。他写字并不好看,歪歪扭扭的,可却一笔一划地像要穿透纸背。“能不能给我唱一首《说好的幸福呢》”。
而这首歌,我在初中的时候也去练习过。我回复道:“好吧,可我唱得可不好听。”
我悄悄地用书挡起脸,把桌子往前移了一下。慢慢地给他唱完了这首歌。
他后来在一个课间告诉了关于他喜欢听这首歌的故事。在初中的时候,他和青梅竹马之间有了渐进的情愫,由于年少时期的懵懂,有着新奇和羞涩。但一次在家长的质问下,两个人再也不敢说话。曾经一起上学的路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原本萌发的初恋,在家长的干涉下渐渐被压制。而那女生也因为家庭迁移而转学,要走的那天,甚至连一句告别都没有。
后来他就沉默了起来,终日在课堂上睡觉。
我那时候和一起的伙伴因为另一个女生的缘故,而开始有了嫌隙。起初是她们两人闹矛盾,后来我再也不想在她们之间说话。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面,起初是学着那些枯燥的数学题,再之后,就是他陪伴着我度过一个又一个中午。
他曾陪我坐在后面一起聊天,在炙热的夏天下楼买一模一样的冰棍,只因我说了一句口渴。
夏天过去得很快,我曾站在栏杆上,听他说着,他在二十分钟课间的时候和好朋友一起在操场上跑步。好几圈下来,是他取胜了,而他腿上还绑着沙袋。每次我总呆呆地望着操场那个方向,看着人群一圈又一圈地在操场飘来飘去,随着夜幕的降临,浓缩成一个黑点。
我想像着他矫健的身姿,在跑向终点时弯下腰气喘吁吁的样子。想象着他瘦弱的身躯,和奔跑的步伐。
秋天到了,我和他说着,校园里那颗树的叶子都掉光了。他曾在林荫小路上捡起一片黄色枫叶送给我,我们也曾一起约定考试的成绩。如果谁输了,谁就买最大的棒棒糖给赢的人吃。
那时候我在笔记本上记着这么一句话:不开心的时候吃颗糖,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没想到那句话被他看到了,下面就是他歪歪扭扭的字迹:嗯,买给你吃。
在紧急着阶段考试的时期,我们就有了这么一个约定。结果,我的分数在班级排名比较靠前,而他比我少几分。
我记得他那天给我买了好大的一个棒棒糖。是圆形的,上面一圈一圈地布满了各异的色彩。那天的黄昏正好照在他脸上,原本刚毅而分明的脸庞更加有了色彩。他讲,那天下午他骑着单车跑遍了整个小城,才选择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大一点的。
我将他送我的枫叶和棒棒糖都夹在了那个记满我心事的笔记本里。包括喜欢的人,疏远的朋友,还有不敢说出口的暗恋,还有他所给我的温暖。
一天体育课,我问他。“你还是没有联系上那个女生吗?”
他在台阶上,摇摇头。接着说,“前不久我看到她发博客了,好像她有男朋友了。”
我分明看到他眼中的失落,接着是一阵没来由的苦笑。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身边,和他一起呆呆地看着地面。
时光推着我们走向了高三。学业的繁重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每天晚上,都能收到他发来的短信,有时是一句笑话,有时是今天他的心情,有时是他发来的晚安,还有的只是一个可爱的表情。
我看到他给我发来:“千千,我决定不喜欢她了,可是我忘不掉……”
“中午时候又梦到了她……她就是我记忆中的一个毒。”
“千千,怎么才能忘记她呢。”
每次地,我都小心地回复一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而那时候由于我的缄默,我的暗恋只会出现在那个黄色的笔记本里。每次心情不好时,总会一笔一划地写着他的名字。
我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有了女朋友,看着他请假空落落的座位,看着他失恋,看着他再也没来过学校。
我这么问着那个陪伴我的少年,“喜欢我的人,我再也看不到了……而你呢,你会不会有一天也离我而去?”


那个少年坚定地回复着,“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的。”

只是突然有一天,他露出颓靡的神情对我说着,“我好累,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忘记那天晚上我回复他的什么,只是第二天晚上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消息。
第三天也没有。我去他的班级找他,趴着窗户朝他的座位看去,除了厚厚的一摞书籍,不见人影。
即便我拨打电话,也没有找到他。我以为他只是累了想出去放松一下,可之后却听说,他的父母替他办了退学手续。
那天我呆呆地坐在位置,在他父母要坐车走的时候,我从教室里跑了出去。
他父母告诉我,他也不知道孩子去了哪里,已经一周了。我记得他父母眼中的憔悴,望着他们远去的车辆,我慢慢蹲在地上。
很久之前,我听说他喜欢靠海的城市,于是我请假一周也去寻找他。
可是在那个靠海的城市,人群熙攘,我吹着海风,潮湿地记忆朝我扑来。
“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的……”他的话在我耳边历历在目,他跑步的身影时刻回现在我脑海。
你去了哪里?我一人漫步在这座靠海的城市,风吹落一片枫叶,落在我的脚边。
我想起那时的你,那时你递给我的枫树叶,那时你趴在桌上睡觉的样子,还有你眼底终日不化的忧伤。
你回来吧,我在等你呢。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