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情缘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乘风万里,却追不上一个你

风吹过  2017-2-24 16:34

文/白日未央
阴晴不定的天又下起了小雨,雨滴淅淅沥沥地洒在行人的伞上。我一个人撑着伞,走在路上。南方的雨总是很温柔,前面雨伞上落下的雨滴轻轻地溅起,接连不断地,像一株在水中绽放的莲花。
蓦地,雨滴轻轻地溅进我的眼睛里,我将伞靠在肩膀上,轻轻地用手指摩挲着眼睛。在南方,这个多雨的季节,我在这里打工,随身携带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而在北方,那个四季分明的小城里,我在上学时期,曾送给一个喜欢淋雨的女孩一把雨伞。
13岁那年,我遇到了她。一个矮矮瘦瘦的女孩。由于自小就身材矮小,大多数男生都在经历了小学毕业那个暑假后,他们的个头都开始疯长。而我还是没有很明显的身高上的变化。
就这样,初中一年级的第一天,我和矮矮瘦瘦的她成为了同桌。
她的名字很好听,看着她在数学本上端正地写着名字——芊芊。第一天,我热情地给她打招呼:“你好,我是程万黎”。可她没有回应我。我自找没趣地翻起了语文课本,在扉页上也开始一笔一画地写上自己的名字。
由于是在教室第二排最靠角落的位置,在看黑板时候,我总是会看不清靠边的板书。每次地,她总会把她抄好的作业放在我前面。而每次地,我总会在抄写还给她后,对她说声谢谢。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她开口讲话:“不客气”。我看到她的嘴角有了弧度,露出雪白的牙齿。就好像是初见时,我对她自我介绍时,那抹阳光照射在她脸上的温暖。
我心里有了窃喜,对这个沉默的女孩有了好奇之心。每天地,她总是独来独往,课间休息时把头埋在书桌下面看学校的报纸,从来不和别人说话。即便有人和她说话时,她也是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天,我突然问她:“对了,你叫芊芊,你姓什么?”
她正握着笔的手停下来,摇了摇头。可我分明看到她眼底的空洞,深不见底。
窗外的大雨磅礴地下起来了,留在教室的同学们都一一被家长接走了。而我也撑起雨伞打算要走时,却看到身边的她在整理好书包后,冲进了雨中。
“等一下,和我一起啊!”还没等我说完,她就将书包举起放在头顶,脚下的布鞋趟过一圈又一圈的水坑。
第二天,雨依旧下着,只是淅淅沥沥的。她依旧没有带伞,看着她坐下位置,整理好凌乱的发丝,我本想问她,怎么不带伞?可是却转过头去,在值日生擦好的玻璃上,看到一个用手指拨弄发丝的影子,有点点的水滴从她那黑色的发梢上滴下来。也许是那天久下不止的雨,也许是我看到她在雨中一身狼狈的模样,突然,我的心“砰”地一动,在那个玻璃窗上,看着她俏丽的侧脸,滴水的发丝,略微苍白的脸色,掩饰着胸膛里那颗乱跳的心脏。
我只记得那天我的脸“刷”地红了。自那以后,我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在她认真看书时的侧颜,还有她眸子中忽闪而过的慌乱和生涩。
我每天都会关切地问候她,早饭吃得什么?昨晚睡得好吗?有时候,也会假借解不出来的题目来询问她。同时地,也对她不愿说出口的姓氏更加好奇。每次看着她静静地站在人群中,我总是会想,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世让她如此缄默?让她失去了与这个世界的交流呢?
直到一天,打闹的同学撞翻了她的书桌,一个泛黄的本子从里面滑落出来,里面的纸页正好翻开了。上面写着“我恨我的父亲,我恨家庭暴力!”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这个沉默的女生。
也许是巧合,之后我听到了好多的流言蜚语。有人说,她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有人说,她不是个好女孩,天天在家里喝酒,和社会上的人鬼混。也有人说,她是跟着爷爷生活的。我听着这些痛心的话语,在他们的座位中一言不发。
从那以后,我送了她一把雨伞。那把伞是我特地在市场上买到的,是白色的一把塑料伞。
那天,我特意约她出来。而她却执意不肯收下,转身就要离去。我急了,跑到她的身前。用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芊芊,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的好意?”她冷漠的眼神中有了一丝闪动,甩开我的双手,“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雨伞。”
我征在原地,大喊了一句:“我想让它替你遮风避雨的!我想保护你啊!”
她的脚步停了一下,可还是往前走了。那个清瘦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我眼前。
在上课的时候,我递给她一张纸条:“为什么给你伞你不要?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
过了一会,她在上面写着:“谢谢你的喜欢,只不过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你总是这样吗?一个个地拒绝关心你的人?那天我很失落,可还是在她放学后,将那把雨伞塞进她课桌里。
只是期中考试到来后,我们被调开了。我依旧喜欢看着她的位置,以她不知道的方式默默地看着她。
每次地,放学看着她到家后,我才回去。似乎在那个时候,保护她已成为我心里的使命。天晴的时候,她会穿一身素白的连衣裙,下雨的时候,她会换上干净的牛仔裤。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她撑着那把白色的雨伞,在雨中走来。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静静地看着她单薄的身影,那把白色的雨伞,渐渐消失在雨中。
初一那年,我默默地守护在她身边。整个中学的后两年,我看到她渐渐地不再形单影只,开始在人群中欢笑,开始去和别人交流沟通。
而每当这时,我总会想起当初她心底不可触碰的伤疤,仿佛她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在伪装。我看着她笑,也跟着她笑,却在笑过之后,心底有股阵痛。
我终究还是爱她太深。
我看到所有靠近她的男生,也在每次都会来慰问她,可她总是什么都不说。
中考过后,我看着她带着我送给她的那把伞,站在我班门口。她递给我一封信,信上说她要辍学了,会去喜欢的南方。
我终究还是没能留下她,看着她那身素白的连衣裙消失在我的视线,消失在我曾经大声给她告白的校园小径上。
“你好,我叫程万黎!”
我叫程万黎,乘风万里,可还是赶不上一个你。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