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两句先锋队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假话的祸害

高老师  2017-3-18 15:16

以前说假话的人看不到记载,第一个数徐福。徐对秦始皇说:“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童女求之。秦始皇采纳徐福的意见,征集数千名男女,让徐福率领到海中求仙药。一去数年不返,秦始皇非常恼怒,说“徐福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徐福怕死,远赴日本。

解放战争中,延安出了“国军俘虏国军”的特大新闻,把蒋委员长忽悠了。

1947年春,胡宗南闪击延安,占领了一座空城(中共获悉情报已提前转移)。借此机会,胡搞了个“面子工程”,大吹特吹“攻克延安”的伟大胜利。3月20日《中央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国军收复延安,生俘共军一万余人。本是自欺欺人,蒋介石却信以为真,发电祝贺并安排中外记者到延安参观。胡宗南一下子慌了手脚,去哪儿弄“一万共军俘虏”和缴获的武器弹药呢?胡急中生智,在延安周围设10座战俘营,抓来500个村民,再从国军中挑出1500多人。战绩陈列室空空如也,就把国军一个团的武器“缴械”运来。为显示众多共军被击毙,还造了假坟,立了碑。不久,中外媒体记者来延安采访。

胡宗南无中生有,虚报战绩,弄出许多笑话。可在当时的形势下,把占领延安渲染为一场“伟大胜利”。

国军打了胜仗是胜仗,打了败仗也是胜仗,全看怎么报。会打的不如会报的,会报的不如会吹的,吹得越大得到的赏赐越多。在这样的氛围中,也难怪胡宗南会把“赶走”说成“攻克”,把“小”胜吹成“大胜”。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国民党各部队开展了造假竞赛,何应钦、陈诚等都成了编报假战绩的高手,胡宗南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说假话、打假仗、报假战绩,吹牛成风、吹牛上瘾、吹牛竞赛是重要原因之一。最终牛皮吹破了,把残花败柳吹到台湾岛上去了。

大跃进中,同样有说假话的。青海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亩产8585斤;水稻产量最大的“卫星”,是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亩产130434斤。毛主席看了报道,到各地视察,他问商丘县委第一书记刘学勤:“这块地亩产多少?”回答说计划施肥30万斤,亩产13900斤。毛泽东听后笑着说:“亩产13000斤,秋后我再来看”。毛主席问刘学勤:“你相信那亩产13000多斤的试验田吗?”刘学勤说:“不相信。”毛主席说:“脑子太热。没有科学根据,不符合实际”。毛主席对此有些不以为然,说道:“这统统是口里讲的,还不是手里有的。”刘又汇报说,河北今年每人要求收到1000斤粮食,明年计划每人2000斤。但是,对于过于离奇的粮食亩产万斤之类的“卫星”,并未正面做过肯定,基本上是持不置可否的态度,甚至还流露过某种怀疑。其实,对于当年亩产万斤甚至更高的粮食高产“卫星”,大家明知这样的“卫星”是造假造出来的,但没有人公开来揭穿其真相。毛主席说,即使全部能做到,也不要登报,二年可以做到,也不要登报,内部可以通报。各省不要一阵风,说河南一年,大家都一年;说河南第一,各省都要争个第一,那就不好,总有个第一,“状元三年一个,美人千载难逢”。可以让河南试验一年。如果河南灵了,明年各省再来一个运动,大跃进,岂不是更好?毛主席对大跃进中的虚报、空喊并非不清楚,因为群众的积极性很高涨,他不愿意泼冷水。大跃进中的假话,让人民饿了几年肚皮。

假话远没有绝迹,现在地方上的某些官员也在编写假数字,瞒骗上级,谋求政绩,群众心知肚明,就是不敢说,说了就找你麻烦。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