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两句先锋队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杨杰生台北  2017-3-18 16:46

当在床头夜灯按熄,炙热媲美透彻眼眸,柔合运律花俏声调,清晨或许还有好梦连篇。人,有时是幼稚好笑的生物,把脑袋随意交付转换稻草。手足乱舞,狼吞虎咽,狂肆吞食。有时躺在大床,装置音响灯光美气氛佳,吶喊一次又一次,唱着赤裸的游戏。人,有时荒诞可笑的生物,等待交易的莅临。爱,愈来愈脆弱。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