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两句先锋队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僵局之救借助外力办自己的事

孤独尤里  2017-4-18 11:01

做局,要懂借力之道。借助外力来办成自己的事,甚至借助敌手之力来办自己的事,这才叫高明。

战国时的冯谖就是借助秦国的力量,使孟尝君在自己的国家成了香饽饽,孟尝君的宰相之位得以巩固。

当初,齐国的孟尝君田文继承其父齐相田婴的爵禄,家累万金,其所养门客说士鸡鸣狗盗之徒曾达三千之众。加之他才思敏捷,善于因人成事,其声名远播各国诸侯。不久,孟尝君当了齐国宰相,在协助齐王与秦国争霸称雄的争斗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后来,齐王听了秦国和楚国的挑拨,认为孟尝君独揽大权,其名声在己之上,于是就罢了他的官并没收了他的封地。孟尝君无可奈何。这时他的门客冯谖献谋说:“您让我带上礼物去秦国,包您官复原位且得到更多的封地。”

于是,他受田文之命到秦国后对秦王说:“所有说客无论到秦还是到齐,都是为了秦强齐弱或秦弱齐强。齐、秦二国是不分雌雄而不能并立的国家,谁称了雄,谁就可拥有天下。”秦王听后问道:“您有何办法能使秦国成为雄而不为雌呢?”冯谖说:“齐国之所以能得到诸侯的尊重,关键是有孟尝君。而现在齐王听信挑拨,罢了他的官,孟尝君固然心里不满而想离开齐国。您若趁机把他请来相秦,那将不只是使秦称雄而是拥有天下的事。您若失去时机,待齐王醒悟过来官复孟尝君原职后,那将来谁雌谁雄就难说了。”秦王听后觉得很有道理,旋即派人携重金去齐请孟尝君。

冯谖辞谢秦之后,先走一步回到了齐国,马上把他对秦王说的话重复对齐王说了一遍,还说:“秦国很钦佩孟尝君的才智,听说秦王已派人携重金来迎他去秦。如果孟尝君一去,秦王肯定会任他为宰相。到那时各诸侯国就将都归附于秦,秦一旦称雄,齐则成了雌,连临淄、即墨都难保了。您为何不趁秦使未到而抢先将孟尝君官复原职,再多封领地以示歉意呢?这样,孟尝君也将乐于接受。”

齐王当即就采纳了冯谖的意见,并派人到边境打听到确有秦使请孟尝君。于是,齐王就赶紧恢复了孟尝君的宰相职务,并在旧有封地外又多增加了一千户的俸禄。

冯谖借助的是外力,另一个聪明人田单,则借助敌手之力,让敌人自己毁灭自己。

公元前279年,燕军大举进攻齐国,齐国大部沦陷,只剩莒、即墨两城尚在坚守,情况危急。即墨的守将叫田单,他看到士气非常低落,觉得这样下去即墨恐怕也守不住,决定想个计策,给大家打打强心针。他设了这样一个局:

田单派出间谍到城外,对燕军宣传说:“田单将军最怕燕军俘虏齐军士兵后,把他们的鼻子割掉,再把他们放到攻击部队的前头,那样即墨守军的精神非崩溃不可!”燕军将领叫骑劫,是个糊涂蛋,居然相信了。他果真这样去做,令人将俘虏的鼻子全割掉,推到阵前恐吓齐军。城中军民看到被俘士兵被割去鼻子,异常愤怒,决定死守。

田单又派出间谍四处散布言论说:“我最怕燕军挖即墨城外的坟墓,那会使城中军民人人寒心,失去斗志。”于是燕将不仅下令挖掉齐人的坟墓,还焚烧掉骸骨,威逼齐人投降。城中齐国军民一见祖坟被掘,悲痛涕零,义愤填膺,决心同燕军决一死战。田单看到高昂的士气上来了,便率领军民大举反攻。燕军溃败,齐军很快收复所有失地。

《道德经》说:哀兵必胜。示以“哀兵”之形,往往会造成敌方骄纵轻敌心理,而己方因处于受压迫、受凌辱的地位,必然怀着满腔悲愤,求胜争强。田单正是借敌人来鼓舞自己的士气,这比自己给自己鼓劲的效果要好。

王世充借力之道玩得更绝,他居然和敌人互换紧缺物资,这一要求,他的死对头李密竟然同意了。

王世充自从大业十三年(617)岁末在兴洛仓外那一仗中几乎蚀掉全部家底,已有好几个月不敢正面与李密争锋了。这一段时间他倒颇有所得,至少东都小朝廷的内外大权已被他牢牢控制,出入宫廷,俨然就是一副无冕帝王的派头。大权在握,重整旗鼓与李密再决胜负的念头也就日益强烈,而且权钱一体,他想组建一支较具战斗力的军队或者调动士兵的积极性都很方便,譬如他可以动辄给予重赏,也能随时制造更精良的武器装备。以他的权术手腕,玩起这一套来自然是驾轻就熟,以至于在并不很长的时间内,士兵们相当低落的斗志又重新高涨起来,这在当时的严峻形势下,确实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茶肆主人某久鳏。年将六十,忽思娶妇。一日,有媒关说一妇,年虽五十,姿首尚佳。大喜,出资娶妇。即晚将寝,妇曰:“我是营官命妇,因穷苦不能自给,谋为富家佣。今为媒者骗至此,汝何敢耳!我以良言告汝,今夜我居楼上,汝居楼下,明日我尚可为汝辩白,不然,汝将吃官司不了。”某性懦怯,闻言不骇而退,妇竟偃卧于床,酣寝甚适。某则蹲伏楼下,心中惶惑,竟夜不寐。明晨,遂有人来,口操官音,状甚愤愤,谓某曰:“予勿汝罪。当与汝共寻原媒讼之官,以惩其骗。”某无奈随之。行入市,至稠人中,忽乘间逸去。归家则妇亦不知所之。某方知己实受骗,费去数十百金,买得一宵猬缩。

不过,王世充还在为一个问题发愁,那就是粮食。洛阳外围的粮仓都已被李密控制,因此,城内的粮食供应一直显得非常紧张。他的部队也不例外,因为常常填不饱肚子,每天都有人偷偷跑到李密那边去。王世充很清楚,如果粮食问题不能得到及时的解决,他想留住士兵们的一切努力终归是徒劳,更甭提什么战胜李密。那么从李密手中夺粮如何?不行,他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唯一的选择只有向李密“借”粮养兵。但双方互为生死对手,这粮又该是怎么个借法?想与虎谋皮么?

王世充为这件事整整想了一个通宵,终于转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用李密目前最紧缺的东西去换取他的粮食!王世充派人过去实地了解,回报说李密的士兵大为衣服单薄头痛。这就好办了!王世充欣喜若狂,当即向李密提出以衣易粮。

李密起初不肯,无奈邴元真等人务求私利,老是在他耳边聒噪,说什么衣服太少会严重影响军心的安定等等,李密不得已才答应下来。王世充换来了粮食,部队的局面得到了根本的改观,士气进一步大振,尤其士兵叛逃李密的现象日益减少。李密也很快察觉了这一问题,非常后悔,连忙下令停止交易,但事实上为时已晚,李密无形中已替王世充养着了一支精兵,也就是为他自己的前景徒然增添了许多难以预想的麻烦。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