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家园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

津门圈友为胡兄、云朗接风

51年的老刘  2017-4-20 10:23



胡兄、云朗伉俪是津门知青圈友的主心骨,去年十一期间老两口去美国照看孙子,津门圈友恰似“群龙无首”,偃旗息鼓,不再活动了。

时光如穿梭,眨眼半年过去了,胡兄、云朗既圆满完成了照看三个孙子、孙女的任务,还协助儿子、儿媳完成了搬家的重任,近日“班师”回国了。这让津门圈友无比振奋,连远在秦皇岛的姥姥也闻讯赶来一同为胡兄、云朗伉俪接风洗尘。

接风酒席定在了津门闹市区的“味蜀吾”火锅店,这个饭店颇具特色,既有火辣的川味,更具古典文化气息。进得店门,古色古香,“魏蜀吴”的旗帜四处飘扬,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四壁皆是诗词歌赋,印染花布装饰的座椅,京剧脸谱的帘子,宛如到了《三国演义》的特定场景。

鸳鸯火锅兼顾了大家的口味,白汤温和,红汤火辣,却也彰显了津门圈友热盼胡兄、云朗伉俪的心境。

出席聚会有胡兄、云朗伉俪,芬姐(昵称姥姥),张兄、马姐伉俪,武阳兄、刘姐、建华和我共计9人。美好姐、牧羊兄伉俪和一兵、大侠等圈友因事未到。

给女士们拍照自然是第一道“大菜”,你别说,女士们各具风采,才女姥姥遇上了花式纱巾,宛如《冰山上的来客》中的古兰丹姆,眉目传情,顾盼生辉,可惜的是阿米尔(姥爷)此行没有同来。云朗依然是那么的雍容大度,淡雅的服饰和优雅的气质彰显了知识女性的风采。刘姐总是那么的文静,微笑也总是挂在脸上,淳朴的脸庞流露着忠厚长者的风范。马姐也是东北的荒友,还是胡兄、云朗的战友,他们伉俪也是那么的和蔼、和善,迅速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之中。

席间,胡兄、云朗向大家介绍了美国的风土人情和半年来含饴弄孙的家庭幸福生活,让大家无比的羡慕。

大家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我们无限眷恋的《知青家园》,自从2014年搜狐圈子改版,许多文章、图片不翼而飞了,诸多习以为常的功能已经丧失了,圈子级别也取消了。知青圈友们对于新的家园难以认同,渐行渐远了。好在如今有了微信,玩转手机,操作更加灵便。昨日聚会,当晚即可发个“美篇”让圈友先睹为快,博客却是慢了半拍。不过,知青家园结下的情谊却是留在了大家的心中,大家在圈中、群里尽情地交流、畅谈、调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是那句话:山南海北你我他,天下知青是一家。

既然身处古典文化氛围,诗歌朗诵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即席赋诗的有之,深情朗诵的有之,引吭高歌的有之,学唱京剧的有之,声情并茂余音绕梁,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随后,我向在座的各位圈友赠送了拙作《我的旅游足迹》,武阳兄向大家赠送了新诗集《半卷斋诗稿》。

附近的西开天主教堂可是一座有着百年历史的法国教堂,也是天津市最大的罗马式建筑,三个高达45米的绿色穹窿圆顶呈“品”字形,极具观赏性,曾一度成为津门滨江道尽头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既然在附近,那就顺路参观一下呗,顺便也领略一下宗教文化和异域文化。小时候我家就住在教堂后的拉萨道,法国教堂是去劝业场和儿童影院的必经之路,但是从未进入过。前几年陪同战友进了教堂参观,感觉完全不一样。庄亚肃穆的氛围让人不得不入境随俗,参观者蹑手蹑脚,轻声细语,关掉闪光灯,不去指手画脚,不能大声喧哗。信徒们则是虔诚地礼拜和忏悔,伏在礼拜桌前默默地祈祷。这里还能举办教堂婚礼,那场面绝非平常婚礼场面所能比拟的。

您还不是本圈会员,您可以 +加入圈子